骁尘知沙

*我不知道辣鸡lft为什么要吞我简介
最近累了。
我会回来,或许带着新的东西。
依然是弗朗西斯吹。
音乐剧同好请来找我玩呀。
搞事二号机@青松之煤

430-501miflo+flo solo repo
*写给自己的,存档用流水账

这两天真的是奇遇 觉得自己大概四舍五入把在文广能干的事情都干过了。
从三十号下午到上海见到莱兔小姐姐开始说。我们下午去文广拿了票,想早点去找东西吃,希望回来还能赶上进场sd。特意走了flo可能从酒店来文广的路。
然后我们坐在(千挑万选还是毫无创意地走进去了的)环贸的一家港餐里,发现前线快报说flo进场了。掐指一算就在我们在纠结吃什么的时候他走过了我们走过的路👋
一路上我开始试探着约太太们的无料。在往回走正好到票房附近的时候,太太说米来了。我离sd两百米,米走了。好歹用太太们可爱的无料抚慰了一下我生无可恋的心,就检票进场了...

2018-05-03

一个失去时效性的1⃣️月1⃣️1⃣️号晚场#摇滚莫扎特#repo

画风十足我流魔性。发这里是给自己的纪念。

按时间轴排,有些细节可能wb上的小姐姐们po过,我淡忘了没写。想起什么我再加。

6点之前在4号门乱逛 人怂 看着一群小姐姐不敢上前(也不知道在堵谁……)
然后就看到班了 我的妈 一群迷妹向山走去()阴错阳差签了名 阴错阳差合了影 整个人晕厥 平静到傻掉 妈啊

班看来真的很温油了!会等每个人弄完再溜!有两个小姐姐说自己过生日 也送了航班礼物 他小声地哼了生日歌 然后 its Chinese tradition to give others presents when its your birthday...

2018-02-06

什么都别说了
我他妈有学上了
虽然THU慧眼识人不要我(……)
下半年坐标杭州西湖区
po一条 督促自己在这有空的上半年写文爬墙学画画(不不不没有中间那一条x

2018-01-26

两个月没写东西了现在才开始掉粉,心怀感恩
THU的考试在一月底。
希望这是我弧大家的最后一个月
谢谢大家 一直以来

2017-12-30

晦暗的色块从整块平面上的唯一间隙里流溢出来,灰霾一片的雾色被人为割裂。荧绿色的数字奔涌而过,打着旋绕过木然的石块划出刻意的流线。每一个数字都在不停歇地翻涌,一个占据另一个的巢穴,在寂静的黑色底面之上。电火花在人形的铁笼上迸裂、被拦阻,叫嚣出尖刻的高频摩擦声。
石块在静止的原地逆流而行。
摩肩接踵的歌声流向迷离的艳阳,而窸窣相牵连的几缕长线,则被悉数投入渺茫不可寻的星夜中去了。

2017-12-27

[米中心]对吧,琼斯先生/ Ballad of a Thin Mister Jones

·诶,是我,我起尸啦

·老旧而且短小,瞎jb写嬉皮

·各种米,主角是异色米,大约私设

·大家午安,让我继续躺回棺材里吧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极尽张狂的色彩被特立独行的衣饰支撑起来,肆意地铺开,占领公园大片油绿的草坪。这整个儿是一面巨大的旗帜。在这飘扬的象征背后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。生命的光彩与安适的和谐全在这些面孔上,熠熠生辉。

这是1966年2月29日的伯克利。日期弄错了也不打紧,因为他们就是一个时代。他们在一起,或坐或卧,长发被风吹乱,一把琴放在脚边,琴弦的震颤刚刚停止。

你走进这公...

2017-12-09

吃苏月吃出来的秘制脑洞……
江苏和广州可以组一个cp。就叫月饼组
阿苏自诩是传统工艺的嫡系传人,时不时会嫌弃阿广往月饼里面加各种奇怪的馅料。
阿广每次都嘻嘻哈哈地应对他的嘲讽,还是黏在阿苏旁边。
没人知道阿苏会偷偷吃广月。挑几个自己吃得对味的甜月饼藏起来。
可能阿广知道。但他肯定不会揭穿的。
阿苏总在抱怨,哎呀现在的人,都不懂得老式月饼的好。吃什么广式,加牛肉,加咖啡,老手艺就是这样丢掉的。
然后转身还是收起紧皱的眉头,和来买月饼的老爹爹老婆婆愉快地拉家常。
阿广会排在老人家的后面。笑嘻嘻的。会被阿苏训。不过没有关系。

一个场景
阿苏站在自己的月饼摊前。头顶挂着东三省三位爷给写的“掉渣月饼”的牌子。
(xxxxxx...

2017-10-20

记梗。

梗一||露中

一直想写,在俄罗斯伊尔库兹克,半夜的十二点钟。马路上空旷而且静寂,浑浊的黑暗释不出任何的回声。

俄罗斯的马路很宽很宽。即使是四股车道,也能宽出八股车道的错觉。

在那样的路上,那样的夜里,一辆车往这深重的黑夜里开。掌方向盘的是熟谙这一切的斯拉夫人。另外一个坐在他的身边,看见仪表盘上蓝色荧光的数字一路飞窜,两位数到三位数一晃而过。两百码。深夜的市区如同旷野,经得住这般的撕裂。节奏音乐从车后座的音响席卷而来,热乎乎地将人心脏包裹,传递着震颤。

在机场大门前停下之后,中国人久久地陷在座椅里。他没有自己去拿后备箱的行李,用默契留给另一个人。罕见地。

机场很小。截然相反的狭窄,一层楼的老旧建筑像...

2017-10-14

#耀诞#倩何人与我歃血会盟||脑洞

耀诞快乐🇨🇳

刘醒龙先生《蟠虺》的阅后产物,纯粹是写来自己爽,没啥剧情都是人设

弃权声明⚠️情节(如果有的话)70%都不是我的 是刘叔叔的 这不是正经文 是脑洞脑洞脑洞 请不要举报我抄袭谢谢各位了x

内含微微微微量极东 黯耀友情向

苍黄翻覆/霜天过耳/且与时光歃血会盟

——《蟠虺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楚学院两根中流砥柱,说得好听是而立之年,说得难听是奔四大叔。王耀和王黯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年龄,资历还不够在世俗名望的争夺中站稳一个顶好的位置,正好低头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学问。

两个人是同级生,大学考到帝都最后还是回了原来的二线城市。据说当初进楚学院实习时是抛硬币决定的专业——因为大学时啃完的...

2017-10-01
1 / 6

© 骁尘知沙 | Powered by LOFTER